他“吃了熊心豹子胆” 专在湄公河上闯“鬼门关”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他“吃了熊心豹子胆” 专在湄公河上闯“鬼门关”

点击:14345
  

  作者:缪超

变化多端的湄公河

时而像多情的女子

时而像凶猛的野兽……

  有人形容,在湄公河上行船,就像在“鬼门关”前闯荡。

  可有这么一个人,二十多年来,他在湄公河行船近1000次,航程三十余万公里。他从昔日被劫的“船老板”,成为如今的“护航湄公河”领路人。

  他是云南省公安厅水上巡逻总队53102艇操舵民警谭建华。

  昔日被劫的“船老板”

  二十年前,湄公河开通了航运,当时,在长江上跑货运舵工每月薪水七百多元,但到了湄公河上每月能拿三四千元到,这吸引了不少内地的水手到湄公河上“淘金”,谭建华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1998年,他来到中国的西南边陲——云南西双版纳,这是块毗邻金三角的土地。对普通人来说,闯荡金三角需要莫大勇气,可要是在湄公河上出入金三角,必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。

  为了讨生活,谭建华来到湄公河上,在这里机会和危险并存。他跑了5年货运,很快成为大副、船长,最后与人合伙还当上了船老板。

  

  图为一艘在湄公河上运输物资的货船。缪超 摄

  发迹于中国青藏高原的澜沧江—湄公河,穿过中国云南省,流经老挝、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越南多国,被称为“东方多瑙河”。

  这条国际河流在山川间奔走,河道较窄、水流湍急、浅滩暗礁密布。不仅如此,湄公河流经的金三角是老、缅、泰三不管的地区,治安环境较乱,“湄公河惨案”就发生在这里。

  “在湄公河上‘讨生活’,就如同在鬼门关前闯荡。”谭建华说,曾经湄公河上的民船经常被不法武装非法拦截,对方以检查违禁品为借口持枪逼停民船,趁机搜刮财物。

  “一群背着枪、驾驶着快艇的人把我们的船围住,要求上船检查。他们用枪指着我们,让我们抱头蹲下。然后,他们就开始在船上搜东西,看到什么拿什么……”谭建华回忆说。

  2010年,他驾驶“渝州3号”船行驶到湄公河金三角附近水域时,遭到蒙面暴徒的武装抢劫。次年,“渝州3号”又被非法拦截,谭建华每次都被人持枪抵着脑袋,生死就在一瞬间。

  

  图为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船队。云南省公安厅供图

  后来,谭建华就邀约船老板们集体出航,以壮大声势避免被抢,可这一招也不管用。每一次出航都冒着被抢劫的风险,谭建华感到无比郁闷,好在每次出船多少能挣点钱,为了生活,谭建华和其他船老板一样,抱着侥幸的心理勉强经营着跑船的生意。

  2011年10月5日,震惊中外的“湄公河惨案”发生了,13名中国船员在湄公河无辜遇害。这13名遇害者谭建华都认识,其中一位还是他的挚友。

  换个身份“重返”湄公河

  “湄公河惨案”发生后,谭建华和其他船老板都绝望了,他们赖以生存的跑船生意做不成了,湄公河航远十分萧条,几乎没人愿意再踏入这条鬼魅河流。

  “有人卖船离开,有人在等形势好转,我还有100多万买船的钱没有挣回来,这可怎么办?”谭建华陷入了绝望,“我不愿意离开,我对这条河有感情,它见证了我的梦想,见证了我从小水手到船长再到船老板的点点滴滴。”

  图为谭建华驾驶巡逻执法艇。云南省公安厅供图

  2011年的某一天,电视新闻里说中国、老挝、缅甸、泰国要开展湄公河四国联合巡逻执法,维护湄公河航道安全。

  湄公河联合执法队伍建立,需要招聘巡逻执法艇操舵兵,谭建华毫不犹豫地报了名,“保护湄公河航道安全,是告慰在航道上遇害老朋友的最好方式。”

  经过层层筛选,当年已35岁的他被特招入伍,成为了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的一名新兵。

  “首航时的情报显示,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说要在河里拉水雷,要攻击联合执法队,破坏联合执法。”谭建华回忆首次联合执法时说,“我恨透了那些犯罪分子,只要能让湄公河航道安全,死我一个怕什么。”

  就这样,谭建华和同事们安全地驾驶着53902号艇,出色地完成了第1次、第2次、第3次……联合巡逻执法任务,从未出过任何安全事故。

  图为谭建华对巡逻执法艇底部进行检查。云南省公安厅供图

  2013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,谭建华立了大功。他说,“战斗前,每个人都绷紧了弦,因为大家都很清楚面对的可能是负隅顽抗的武装毒贩。”

  当时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可仍然迟迟不见嫌疑船只踪影。“按照上水航速,船只应该到达预定水域了,可现在还未现身。我判断是因为水位下降原因,船只要么搁浅,要么临时靠泊了。”谭建华大胆推测,并向现场指挥员建议分队立即出发往下游巡察,还对涉及到的危险水域航行风险进行了评估。

  随后,谭建华驾驶摩托艇前往水位复杂、危险频发的孟巴里奥浅滩进行缉拿。战机稍纵即逝,他驾驶的执法艇负责阻断后路,同时对两岸进行一级警戒,防止武装分子疯狂报复。

  最终,谭建华驾船驶过了道道水位低、航道窄的 “鬼门关”,在关键时机驾驶执法船到达事发水域,为抓捕提供了最有力的条件。

  那次行动,他们共抓获毒贩5名,缴获毒品579.7千克。

  湄公河上的“活地图”

  自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启动以来,截至今年6月,四国已成功开展联合巡逻执法83次,共出动执法人员13300余人次,执法艇702艘次,总航程44400余公里。

  在金三角等敏感水域开展联合查缉81次,检查船只1000余艘,人员近4000人次,货物60000余吨,救助遇险商船124艘次,为千余艘商船护航。图为湄公河湍急的水流和巨大的礁石。云南省公安厅供图

  其实,每次联合巡逻执法行动,都十分惊险,只因为湄公河是一只凶猛的“野兽”。

  “对普通人而言,行驶在宽阔的湄公河上好似在走高速公路,但在老船员看来,却犹如高空走钢丝。”谭建华告诉记者,湄公河本没有航道,走的人多了,就用血的教训铺筑航道。

  从关累港南下至金木棉,短短200多公里路程,有大小险滩、激流近百处,明礁、暗礁不计其数。老船长几乎都遇到过触礁、搁浅甚至翻沉,行船的经验,靠的是一次次的教训。

  谭建华说,2003年以前,最危险的河段呈“S”形,弯道中间的礁石只能容一艘船通过,“商船想经过这里,得倒着开,并且要在船身快要触礁的一瞬间及时转向才能通过。”因此船只触礁、搁浅是常有的事,谭建华常常看到危险河段漂满了翻沉船只所载的苹果。

  图为谭建华为巡逻执法艇编号上漆。云南省公安厅供图

  水上巡逻总队成立初期,全体民警一时难以适应湄公河恶劣环境,对湄公河航道及船艇驾驶无从着手。

  作为湄公河上的“活地图”,谭建华带领战友们针对湄公河水域特色的专业训练,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胜任岗位;并多次与地方船商企业沟通协调,对船体设备提出合理优化建议,确保船艇在湄公河上的适航性。

  这么多年,除了开好船,他还总结梳理多年行船经验,编写了40多万字的《澜沧江—湄公河航行参考图》,总结湄公河航道水文,礁石分布,航行注意事项。

  翻开手稿,左边是某一河段的简笔示意图。河中的礁石、陡沙、碛坝,两岸的村寨、庙宇、轮渡,山中的竹林、草地,皆入图中。

  右边则是谭建华总结的航行纪要。湄公河一年分为丰水、枯水两季,水涨水落,河道情况随之变迁,航法自然也不同。航行纪要里,每一步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  如今《澜沧江—湄公河航行参考图》已经被编成教材,水上支队的操舵兵们人手一份。

  

顶一下
(38670)
踩一下
(26695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